公诉人称刘华青作案时对行动不加把持

2016-11-21 14:15

  被酒精节制的刘华青,直到上午还没苏醒过来。他在一个巷子口碰到了不意识的孕妇黄某,对方看了他一眼就急促走开,他则尾随黄某进入楼道。在二楼平台上,刘华青将怀孕5个月的黄某从后面推倒,黄某靠在墙上缓缓坐下,他则屡次双脚腾空跳起,向黄某头部、胸部、腹部猛踢猛踹。该楼住户听到呼救声后,出来将刘华青现场抓获。

  这还不算,到了越日清晨,刘华青回到位于广州市海珠区台涌东路的宿舍,当他翻开铁门时,惊醒了隔壁的工友,工友出来问了他一句,他就追着工友要打,后被世人劝住。同住的工友称,刘华青在宿舍闹完之后,拿着一只袜子塞在嘴里,只穿内裤,拎了一个空水桶就冲下楼。和刘华青一起打工的堂姐和工友怕他失事,出来分头找他,但没找到。

  2015年3月22日晚,刘华青跟老板、工友饮酒,他喝了一瓶白酒和三四瓶啤酒,随后就借着酒劲在工厂里闹。酒后发疯,老板不干了,叱骂了他多少句,他怒从心头起,把老板揍了一顿。

  据刘华青交代,他的妻子当时怀孕6个月,他猜忌妻子出轨,认为妻子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本人的,为此对老婆心生恼恨,这是他殴打妊妇的起因之一。而孕妇黄某看见他后疾速走开,似乎看见鬼一样,伤了他的自尊心,加受骗时他心境不好,打了老板,又和工友吵架,想找人出气。

  刘华青的辩解人以为其不杀人的故意,是成心损害致人逝世亡。公诉人称刘华青作案时对行动不加把持,对死亡的成果采用放任立场,其殴打黄某都是在头部、胸部、腹部等致命部位,作用的次数多,力度是双脚凌空跳起再砸下,应认定为故意杀人。

  事后,黄某因伤势过重,不治身亡,5个月大的胎儿也惨死腹中。经鉴定,黄某系被钝性暴力作用致其顶枕部洋溢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合并肋膜、肝脏决裂胸腹腔出血死亡。

  醉酒惹祸,这话真没错。

  在法庭上,检方出示证据称,2016年3月,中山大学法医鉴定核心出具鉴定看法,刘华青系酒精所致精神阻碍,无精力病,案发时有完整刑事义务才能,存在受审能力。